更多精彩

双山铜锁_双身法

10-2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萧月月 阅读:20534

布局:一基地两园区格局初定

唐人导航_唐人街探案网盘

可以预见,春节后各个工厂缺工的报道又要频繁见诸报端。越来越多的90后走进城市,和老一辈不一样是,建筑工这样又辛苦又低薪的职业,很难进入他们的视界。

以下为余凯内部信全文:

轻巧型机器人,速度不会太快,对人不会造成损伤,强调人机协同,更易于操作,更灵活,是未来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方向,也是机器人制造商所共同追求的。

上周一,镇江东吴路九里街一家火锅店迎来一名很萌的新员工。这名员工个头不高,却很勤快听话,如果你挡住了她,她还会站立住,很有礼貌地说:您好,我正在为客人服务,您挡着我的去路了,请您让一下,谢谢!她还会撒娇地说:我很忙的,请不要打扰我,我在工作!

但是,在工业机器人的热度因国家倡导将到沸点时,曲道奎似乎仍不乐观:现在大部分人所谈论的机器人和制造业升级所需要的机器人并不是一个概念,他担心,如果这么一锅粥地乱干快上,机器人产业的大机遇可能又变成一个产业大悲剧。

2014年11月27日,上海嘉定,《东方早报middot上海经济评论》记者采访了新时达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新时达机器人)副总经理人周朔鹏,他带着记者参观了新时达的机器人车间一排排的成品机器人,有焊接机器人、喷漆机器人等。

中国机器人的萌芽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1975年,邓小平复出主持工作后大力推进全国的经济复苏。由于企业技术改造的需要,在上海出现了以数控技术为基础的研发,如上海针织九厂的插销板控制机器人、上海同和电机厂的压铸用机器人。

目前,东莞很多中小型企业不给员工买保险,即便是交了保险,而面临迁移难题。而且,东莞也没有开放教育资源,外来务工子女只能去条件较差的民办学校上学,这让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安全感。

FLI 在博客文章中写道:

1977年,蒋凯出生于安徽滁州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大学毕业之前,蒋凯从未来过广东,对东莞更是一无所知。直到2000年,就读国际贸易专业的蒋凯面临大学毕业后的就业选择。在一位同窗好友的推介下,蒋凯首次踏足南粤大地,在东莞市樟木头镇一家五金店做起了店面销售,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无人工厂就是全部生产活动由电子计算机进行控制,生产第一线配有机器人而无需配备工人的工厂。东北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所长赵殊颖介绍说,1984年4月9日,世界上第一座实验用的无人工厂在日本筑波科学城建成,并开始进行试运转。

据介绍,目前该园区已经完成了从研发阶段到生产阶段的转变,实现产业的初步集聚,产品初步打开市场。下一阶段要推动所有进驻的企业迅速实现生产和销售的各自目标,进一步占稳国内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先机。

在展会现场,我们看到了这款仿人脑智能人形机器人,近05米的身高,红白相间的外观造型,时尚别致,音乐响起,它的双眼变成深邃的蓝色,扭头、后仰、踢腿,动作流畅,科技感十足。据优必选参展人员介绍,阿尔法人形机器人二代是优必选基于上一代产品基础,推出的迭代产品。与一代产品最大的不同,阿尔法二代的大脑内置了安卓系统,安卓系统的开放性和兼容性让它拥有了更多拓展可能,想要查询天气、股市、航班信息等等,只需对阿尔法说出即可,甚至还可以下载更丰富的APP应用。

助力工业40

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统计,2013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达到387万台,同比增长41%,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机器人市场。从应用类型来看,2013年,搬运机器人成为国内销量最多的机器人,排在第二位的是焊接机器人。

周剑是深圳市优必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绰号机器人爸爸。过去几年,他的儿子阿尔法(Alpha)凭借灵活的动作、足球和舞蹈表演在高交会、香港电子展等展会上大出风头。尽管目前智能人形机器人还多半停留在说话、跳舞的阶段,娱乐性较强,但未来它在智能家居、教育等领域预计大有用途。

我们应该看到,有些地区已经形成相对完整的机器人产业链,但在有些地方,机器人承载的仅仅是当地政府的转型梦,规划出来的土地很多都闲置下来。如果因地制宜当然好上加好;如果一哄而上,为机器人而机器人,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值得警惕。

中国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机器人市场,在汽车机器人领域需求尤其强劲。除汽车行业之外,机床加工、建筑、计算机、通信等正成为机器人新的需求增长点。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